傳說。吾愛網

關於部落格
就倉庫咩~~~(茶ING)
  • 253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狼將軍 迷羊

小狼將軍 迷羊 【簡介】   雖然變成人身後挺小巧玲瓏,但他察察努兒確實是如假包換,統率狼神界御林軍的狼族將軍。可為什麼……啊啊啊,偉大的狼帝啊!為什麼堂堂狼將軍居然會讓一個平凡的高中學生會會長吃得死死的,還不得不認他做「大哥」?   明明不願意的,卻慢慢喜歡上和「大哥」在一起的感覺,偏偏在這個時候,「大哥」竟然失蹤了。嗚嗚……大哥,小狼一定聽你的話啦。但「交配」的時候冒出耳朵和尾巴,那也不是我可控制的嘛,怎麼可以怪在我頭上……   嗚嗚……大哥,你快出來吧,小狼很想念你的「通天棒」啊~~~ 【第一章】   長風高中的學生會長——黎天擎一向有「地下校長」的稱號。   不過是高中二年級的學生就已經超乎成年人的精明幹練。雖然五官不如他的表哥——校長黎曜風般俊美絕倫,但也別有一番男性陽剛的魅力,再加上他成績優異,又是財大勢大的黎家少爺,真不知迷倒了多少少男少女。   但我們黎大會長,這個簡直是漫畫中才會出現的白馬王子,偏偏對任何人都是不冷不熱。傳出對他有興趣的男男女女,包含學生和老師,可以從操場頭排到操場尾,但他卻從沒公開與任何人交往過,更不用說和人在公眾場合過從其密了。   正所謂「人人有希望,個個沒把握」,這樣曖昧模糊的態度,使得眾人更加為他癡狂。   但這一天,一個奇異的景像,卻出現在了午休時間最熱鬧的學生餐廳裡……   「努努來,我特別吩咐廚師幫你做的,你吃吃看,有沒有你們故鄉的味道?」   不顧週遭異樣的眼光,黎大會長態度親蜜地將一個頂著一頭紅髮,個頭嬌小,清秀可愛的少年抱在懷裡,餵著一根大大的烤羊腿。   「好香哦!好吃好吃……」吃得滿嘴滿臉的少年含糊不清地回答著。   「既然好吃,那你應該對我說什麼啊?」   「說什麼?」少年微張著塞滿食物的嘴楞楞地回問。   「嗯?昨天剛教過你,又忘了?難道努努那麼喜歡接受懲罰?」   少年一聽到「懲罰」兩個字立刻嚇得全身一陣哆嗦。「不要懲罰!不要懲罰!努努想起來了!」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努努快說來聽聽啊。」   「謝……謝謝……」   「然後呢?說完整。」   「謝謝……謝謝大……大哥……」   「這就對了,我可愛的努努。」黎天擎一聽到少年用無比可愛的聲音喚他「大哥」,一顆心就變得無比柔軟甜蜜,不禁輕輕在他唇邊印下一個吻。   「你好奇怪,為什麼每次都要親我?我們的比賽已經結束了啊。你不需要再親我了,我已經認輸叫你大哥了。」   「我親你是因為我喜歡你,不是因為在比賽。」   「你喜歡我?就像我喜歡烤羊腿一樣地喜歡我嗎?」   黎天擎聽到自己一句別人求也求不到的「喜歡」,竟然被拿來跟烤羊腿相比,不禁滿臉黑線。   「不是,大哥是比你喜歡烤羊腿更加喜歡你哦。」   「真的嗎?」不知道為什麼,察察努兒一聽到這個被騙認的「大哥」說比喜歡烤羊腿更加喜歡他,不禁開心得不得了。   「當然是真的了。來,努努再喝點這個,這是用羊骨頭熬了一天一夜的湯,你喝喝看。」   察察努兒一聞到這個香味,立刻迫不及待地一口吞了下去。   「嗯……好香好好喝哦,大哥,謝謝你。」這次察察努兒可沒忘記他大哥交代的話。   一見到少年天真卻充滿誘惑力的笑容,我們久經沙場的黎大會長竟然勃起了!   這下糗了!   黎天擎暗自叫糟。   偏偏我們「不知人間疾苦」的小狼還不安份地在他懷裡扭來扭去。   可惡,大哥下面那根為什麼硬了?   他是不是想交配了?   皺緊了那雙可愛的濃眉,察察努兒雖然是只「小處狼」,但見自己兩個隨時隨地發情的主子和王妃在一起的次數多了,也明白公的下面那根硬了就是要交配的意思。   更何況他大哥身邊現在還有一群狼母的正惡狠狠地、無比飢渴地看著他們呢。   想到連日來跟他形影不離的大哥要跟其中一個母的交配,不知為什麼,察察努兒的心情就變得十分煩躁鬱悶。   「我不吃了。還你!」   連最喜歡的烤羊腿都可以放棄,可見察察努兒的心情有多麼惡劣。   「怎麼不吃了?努努吃飽了嗎?」黎天擎拿起紙巾幫小東西仔細地擦拭油膩的嘴角和雙手。   「不是,我的胸口有點怪怪的,不想吃了。」   「胸口怪怪的?怎麼會這樣?」迅速地抬起少年的臉蛋仔細觀察氣色,黎天擎難我有如此心慌意亂的時候。   「不知道啊,我一想到你要和他們其中一個交配,我的胸口就覺得很奇怪啊。」指著坐在他們週遭正在不斷偷看他們的雌性動物,一向藏不住心事的察察努兒嘟起可愛的小嘴說。   「哈哈,原來我們的努努在吃醋了,大哥真高興。」看到自己單純天真的寶貝竟然也開竅懂得吃醋了,黎天擎不禁龍心大悅,知道自己脫離每天「打手槍」的日子應該不'遠了。   「吃醋?醋是什麼東西?我從來沒吃過啊。」   「醋是一種酸酸的調味料,吃醋的意思就是只要努努想到大哥跟別人在一起,心就會酸酸的。」   「對對,我的心就是酸酸的,大哥好厲害哦,為什麼我有什麼感覺你都知道?」   「因為大哥有通天眼啊,努努想什麼大哥都知道。」   「哇,通天眼很難練啊,我們狼神界裡只有狼帝和狼王才做得到哦,連我爹爹都還不行呢,沒想到大哥只是個平凡的人類竟然也會,我好崇拜你哦。」本來就莫名其妙對他這個大哥言聽計從的察察努兒,這下子更是對他佩服地五體投地。   一聽到小傢伙又在說些他有聽沒有懂的話,黎天擎也見怪不怪,只想著他開心就好,於是也順著他的話說,「通天眼算什麼,大哥有根通天棒才厲害呢,待會看就讓你瞧瞧。」   「通天棒?這個我可沒聽見了。是什麼厲害的法器嗎?」   「沒錯,努努真聰明。大哥這個法器可厲害了,它不但伸縮自如,可大可小,可軟可硬,而且只要你被這個法器碰過一次,你這輩子都離不開它,只想每天跟他在一起了。」   「哇,這麼神奇的東西,努努還沒見過呢。大哥,你現在馬上給我看吧。」好奇心一向旺盛的察察努兒興致勃勃地說。   「現在?」黎天擎聞言不禁再次滿臉黑線。「不行,這個東西大哥只給努努一個人看。如果大哥現在拿出來,一定很多人會來搶這個寶貝的,難道努努痕望大哥的通天棒被人搶走嗎?」   「當然不希望啊。不過大哥別怕,只要本將軍一聲令下,我郝率領的御林軍就會立刻出來保護大哥的。」   「是是,大哥知道名震天下的察察將軍有多麼厲害。」黎天擎笑笑地親了親懷裡老是喜歡吹得天花亂墜的小東西,「不過我們還是等努努吃飽了,再跟著大哥回到我的私人休息室去,大哥那時再給你看,好不好?」   「吃飽了,我已經吃飽了啦。大哥,我們快走吧,我好想快去看你的通天棒哦!」   黎天擎看到小東西興奮地兩眼發光,不禁暗笑到腸子打結了。   可愛的努努,如果你知道大哥這支「通天棒」會把你整得死去活來,你還會這麼迫不及待地想見到他嗎?   不過你放心,只要你喜歡大哥這支「通天棒」,那大哥發誓,它以後永遠都是你一個人的……   ***   一個心懷詭計的人類,和一隻單純的小笨狼迫不及待地往學生會長的私人休息室走去,卻在半途被人攔截了下來。   「努兒,你這幾天跑哪裡去了?身為御林軍的統帥,竟敢擅離職守,該當何罪?」一個相貌俊美非凡的少年皺緊雙眉,沉沉地說。   「主……主子……」察察努兒一見到朗祈,不禁暗自叫糟。   糟糕,自己這幾天都只顧著和大哥玩,壓根把自己的職責忘得一乾二淨了。「屬下該死,屬下願領責罰。」   察察努兒滿臉嚴肅地單膝下跪。   「努努,你在幹什麼?快起來!」黎天擎見到自己心愛的小東西跟別人下跪,不禁滿心不悅。   「在本王面前哪有你這個下賤人類說話的餘地,快滾開。」   就在黎天擎勃然大怒,正要開口回嘴的時候,一個冷冷的聲音突然從背後傳了過來——   「你說誰是下賤人類啊?」   朗祈一聽到這個聲音,本來陰沉的表情立刻一掃而光,滿臉笑容地回過身去,一把就撲進了男子的懷裡,「風!」   「哼,不要撒嬌,回答我剛才的問題。」推了推懷裡滿臉討好的大型犬,黎曜風不耐地說。   「啊?回答什麼?我剛才什麼都沒說啊。努兒,你說,本王剛才有說什麼嗎?」   「沒有,主子剛剛什麼都沒說。」   「怎麼樣,風聽見了嗎?」朗祈一副奸計得逞的表情。   「不過……」察察努兒欲言又止地看了看黎曜風。   「不過什麼?察察將軍,有我在,你儘管說。」   「遵命,王妃。」   黎曜風一聽到「王妃」兩個字,臉上不禁出現三條黑線。「在學校請叫我校長!」   「喔,遵命,校長。是這樣的,剛剛主子有罵我大哥下賤人類喔,我覺得這樣不是很好,因為王妃你,喔,不,校長你也是人類,所以我覺得主子這樣的言行也間接誣蔑到你喔。」   聽到自己的大哥被罵下賤就十分不爽的察察努兒忍不住小小地出賣了一下自己的主子。他壓根忘了自己不久前也是這樣稱呼他大哥的。   「察察努兒你竟敢出賣本王,你死定了!」朗祈聞言就要一掌撲上去。   「啊,大哥救我!」察察努兒尖叫著躲到了自己大哥的身後。   「努努別怕,有大哥在,任誰也別想來傷害你。」黎天擎心非地將小東西護進懷裡,對著朗祈冷冷地說。   「朗祈,你自己有錯在先,還想要殺人滅口嗎?我要你現在馬上跟我的表弟道歉。」黎曜風冷著一張臉說。   「表弟?」   「沒錯,天擎是我的表弟。」   「哎呀,早說嘛,原來都是自己人啊。」朗祈走上去一把摟住了黎天擎的肩膀,在他耳邊小聲地說,「看得出來你很中意我們家的努兒對吧?」   「是又如何?」   「嘿嘿,只要你以後多跟本王合作合作,本王就將努兒許配給你,怎麼樣啊?」   黎天擎聞言眼中精光一閃,「只要你不來阻礙我和努努交往,我可以幫你……搞定表哥。」   「哈哈,你真是聰明人,一點就明。好,那我們就一言為定了。」   「一言為定。」   兩個男人賊兮兮地相視一笑。   黎曜風和察察努兒見狀不禁面面相覤,心裡突然開始發毛。 【第二章】   「大哥,你剛剛和主子說了什麼啊?」一回到休息室,察察努兒立刻好奇地追問。   「沒說什麼啊,他只不過要我好好照顧你而已。對了,你為什麼老是叫他主子?」   「因為他本來就是我的主子啊。他可是我們神界裡赫赫有名的狼王。我不是說過了,我就是狼王麾下赫赫有名的將軍嗎?」   「是是,努努說過。是大哥不好,忘記了。」黎天擎雖然覺得剛剛那個少年和自己的努努說話都很古怪,但以為他們只是小孩子心性,愛玩角色扮演而已,倒也不以為意。   「大哥,現在這裡已經沒有別人了,你快點把通天棒拿出來給我看啦。」   一聽到努努壯纏著自己要「通天棒」,黎天擎不禁竊笑不已。   「這個通天棒可不是隨便就感拿出來的,要先進行個神聖的儀式才行哦,如果你不夠虔誠,它可是不會出來見人的。」   「知道了知道了,那大哥快點教我儀式怎麼進行啊?」   「好,首先,努努要先把衣服脫了。」   「好,那簡單。」   黎天擎壓根沒想到努努一句為什麼都不問,就把衣服全給扒個清光。   不行!這真是太危險了。   「努努!你為什麼這麼輕易就把衣服脫光了?」   「啊?不是大哥叫我脫的嗎?」   「是大哥叫你脫的,可是……」   「我最聽大哥的話,大哥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這樣不對嗎?」   「對對,努努說得對,努努最乖了。但如果是別人叫你把衣服脫了呢?努努你……」   「別人叫我做什麼,我才不理。我只聽大哥的話啊,別人說什麼,我為什麼要聽?」   「努努……」一聽到自己的心肝寶貝可愛到極點的話語,黎天擎忙不得立刻就將這個小東西壓倒,一口把他進肚子裡。   「大哥,你在想什麼?為什麼還流口水?」   「哦,沒……沒什麼,」汗顏地擦去嘴邊的口水,黎天擎連忙神色一整,滿臉嚴肅地說,「大哥只是在想儀式接下來要怎麼進行?」   「那大哥想好了嗎?我好想快點請出通天棒哦。」   「努努別急,你馬上就能見到他了。嘿嘿……」   接下來,黎天擎要察察努兒又是下跪參拜,又是光著身體大跳艷舞,足把可憐的察察努兒折騰了好一會兒。   不過察察努兒不好過,黎天擎也好不到哪裡去,看著眼前橫陳的可愛肉體,黎天擎簡直快把鼻血流光了。   「大哥,儀式還沒完啊?我都快累死了。」   「快好了,快好了。只剩下最後一個步驟了。」   「真的?太好了。那大哥快教我吧。」   「現在我要把努努的眼睛遮起來,「黎天擎隨手拿起掛在牆上的領帶,覆蓋在努努的眼睛上綁好,「因為通天棒很害羞,不喜歡有人盯著他瞧,所以你幾不能偷看哦。」   「可是不看我怎麼知道它長什麼樣子啊?」   「努努可以用手摸,用身體感覺啊,只要你喜歡他,他就會長得愈大哦。」   「哇,好神奇喔。好,那我一家保證不會偷看。通天棒!你不要害羞,快點出來吧。」   看到努努揚起頭朝著空中喊話的樣子,黎天擎差點沒爆笑出聲。   「咳咳,來,努努,因為你非常虔誠,所以通天棒已經被你請出來了,你來摸摸看。」   手被按到一根又大又燙的棒狀物上面,察察努兒興奮地尖叫一聲,一把就用力握了上去——   「啊——!輕點輕點!」黎天擎被努努掐得差點沒活活痛死。「努努,你要溫柔點,通天棒不喜歡別人太粗魯的。」   「啊,對不起啊,通天棒,我不是故意的。」感覺自己手中的通天棒好像真的變小了一點,察察努兒不禁十分懊惱。「對不起對不起,通天棒你不要生我的氣啊,快點再變大吧。」   「努努要好好安慰通天棒喔,它最喜歡人家親親了,努努要不要試試?」黎天擎臉上浮起一抹奸笑。   「好啊好啊,我一定會好好安慰它的。」察察努兒滿臉歉意地嘟起嘴,在「通天棒」的尖端親了又親。   「唔……」黎天擎忍不住地大聲呻吟。   「大哥?你怎麼了?」察察努兒被嚇了一跳。   「沒事沒事,大哥只是看到通天棒開心的樣子,也跟著開始而已。」   「通天棒真的開心了?」察察努兒聞言立刻加緊地親了又親,到最後甚至還伸出舌頭討好地舔了又舔。   「哦……天啊……努努……努努……你做得太棒了……」   「嘻,我真的做得很棒嗎?」   「嗯……哈啊哈啊……沒錯,努努做得太棒了,通天棒非常感謝你,現在要賞賜給你它的天水……努努把嘴巴張開……啊啊——」   察察努兒感覺到一股溫熱的液體從通天棒尖端噴發出來,一股腦地全灌進了他的嘴裡。   察察努兒心想這「天水」既然是通天攀賞賜的,自己怎麼能浪費,雖然味道嘗起來有點怪怪的,但還是努力地吞嚥了下去。   「呼呼……爽死了……努努,怎麼樣,這天水好喝嗎?」   「嗯,大哥,我偷偷跟你說喔,這天水嘗起來是鹹的,還有一點苦苦的。老實說,實在不怎麼好喝,大哥,你喝過嗎?喜不喜歡?」   「我怎麼可能喝自己的——咳咳,大哥的意思是說通天棒只有遇到自己喜歡的人才會產生天水,我想通天棒一定很喜歡努努。」   「我也很喜歡通天棒啊!它摸起來又大又熱,很溫暖啊。」   難不成這個小東西把它當成電熱棒了,黎天擎在心裡一陣狂笑。「努努,通天棒還有個特異功能哦,你要不要試試?」   「啊?特異功能?是什麼?是什麼啊?」察察努兒無比好奇地追問。   「通天棒的特異功能就是可以帶你飛上天哦。」   「什麼嘛……」察察努兒失望地扁了帥嘴,「飛上天這種事有什麼稀奇,我們狼神界裡每隻狼都會啊。不好玩不好玩。」   黎天擎聞言不禁苦笑。「努努相不相信大哥?」   「我當然相信啊。」察察努兒心想,雖然這個大哥當初是被騙認來的,但他確實對自己好得不得了。他現在只要一刻沒看見大哥還會覺得難受呢。   「好,那大哥跟你保證,這絕對是努努從來沒有體會過的飛天感受哦……」   ***   那確實是察察努兒此生從沒經歷過的感受。   又大又熱的通天棒在察察努兒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膚摩擦著,異樣的熱度和其中蘊藏的能量,讓察察努兒又是興奮又是難受。渾身搔癢地像有千蒂只螞蟻從心裡爬過。   「啊啊……大哥……大哥……」察察努兒嬌喘不已地喊著。   「怎麼了?努努……」握著自己再次漲得又粗又大的「通天棒」,黎天擎桹桹地一笑,猥褻地拿著他在小東西可愛的乳頭上又搓又揉,直把那兩顆小弄磨得又紅又腫。   「啊啊……大哥……大哥……不要了……你叫通天棒不要再弄了……嗚……」   「努努怎麼哭了?難道你不喜歡嗎?」看到小東西輾轉難耐的模樣,黎天擎其實也是忍得相當辛苦。   「嗚……大哥,通天棒幹嗎一直想要擠我的奶?我又不是母的。」被弄得心癢難當的察察努兒委屈地說。   「噗——」黎天擎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嗚……我都快要難受死了,大哥還笑我!」察察努兒一聽到大哥在嘲笑他,氣得一把掀開了眼罩,大聲嚷嚷著,「不玩了!不玩了!大哥和通天棒都欺負我——」   就在黎天擎還來不及反應,就在察察努兒的視線直直落在他身上肆虐的「通天棒」時,察察努兒和黎天擎兩人都當場僵住了——   「努努……這個……」黎天羊手握著自己的「通天棒」,滿臉的尷尬。   「你……你……」察察努兒手指著那根「騙人的玩意兒」,氣得差點說不出話來。   「大哥你又騙我!」常常被這個耍得團團轉的察察努兒簡直氣得暴跳如雷。   「誰說大哥騙你了?咳咳,」黎天擎清了清喉嚨,「大哥是不是說過通天棒不但伸縮自如,可大可小,還可軟可硬?」   「是啊。」   「大哥是不是說過而且只要你被通天棒碰過一次,你這輩子都離不開他,只想每天跟他在一起了?」   「是啊。」   「那大哥是不是還說通天棒可以帶伙飛上天?」   「是啊。」   「那毫對了啊!為了證明大哥沒有騙努努,現在就讓我來帶你一一體驗通天棒的神奇吧!」   察察努兒還來不及開口抗議就被重重地吻了上去。   雖然明知這個大哥最會騙人,察察努兒還是每次都被騙得團團轉。   雙唇被甜甜地親著,舔著,察察努兒不禁顫抖地發出低低的呻吟……「嗯……哼嗯……大哥……大哥……」   察察努兒微張的小嘴露出了紅紅的舌尖,讓黎天擎看了更加按耐不住,立刻獸性大發地將他壓倒在床。   「努努……我可愛的努努……乖,把舌頭伸出來……」含住那長得跟平常人不太一樣,有點尖尖的小耳垂,黎天擎在他耳邊蠱惑地說。   磁性低沉的嗓音在小陳袋裡迴盪著,察察努兒醺醺欲醉地、乖乖伸出了自己的各尖。   「努努真乖……」黎天擎滿意地先用牙齒輕輕啃咬住那鮮紅欲滴的可愛小舌,再伸出自己飢渴的舌尖,與之瘋狂的纏繞,讓察察努兒發出無比興奮的喘息。   「唔……哼嗯……哼嗯……」   空氣中滿是濕濡熱情的氣息,察察努兒的狼性被徹底地激發出來,他難耐地抱住了自己的大哥,在他身上一陣胡亂廝磨,直把自己一根小肉棍都磨出了水。   「哼嗯……哼嗯……大哥……大哥……」   「努努……努努……來,大哥先讓你爽一次……」看到自己的寶貝難受得滿頭大汗的模樣,黎天擎立刻將自己粗大的肉棒和努努那玉棍般滑嫩的小肉棒一把握住,就上下瘋狂地套弄起來——   「啊啊——!大哥!大哥!」察察努兒甩著頭大聲地尖叫起來。   「爽嗎?努努,大哥的通天棒磨得你爽不爽?」   「啊啊——好爽好爽,大哥!大哥!」已經爽得不知東南西北的察察努兒只知道拚命地叫著自己的大哥。   「哈啊哈啊……大哥在這裡……努努……我的寶貝……」   「啊啊——!大哥!大哥!我要出來了,努努要出來了!」察察努兒弓起身子胡亂地大喊著。   「好,射出來!努努統統射給大哥吧!」黎天擎更加快速地套弄著手中漲得很快爆開似的小肉棒。   「啊啊啊——大……大哥——」隨著一陣瘋狂的抽搐,一股股又濃又多的精液瞬間噴滿了黎天擎的下腹和胸口。   「呼……呼……」   處在高潮的餘韻中,猶自喘息不定的察察努兒癡癡地看著自己的大哥,渾然不知他這媚眼如絲的模樣,看在早已慾火焚身的黎天擎眼裡是多麼讓人發狂!   「努努,你就認命吧,大哥今天一定要吃了你!」   「像頭野獸般撲了上去,黎天擎在可愛的努努身上又啃又咬,又親又舔,直把察察努兒弄得哀叫連連。   「嗚嗚……救命啊……大哥……你不要吃我啦,我已經一百二十歲了,肉已經很老了,而且狼肉又不好吃,不然他把我最愛的烤羊腿讓給你吃好不好……嗚……」   可憐的察察努兒被他大哥啃咬得全身都是一點一點的紅印子,明明是具有神力的狼族將軍,但遇到這個比三界中最凶殘的魔界帝君還恐怖的大哥,察察努兒還是只有舉狼手狼腳投降的份,壓根沒想過要使出任何法力來對付他大哥。   「烤羊腿那有我們家努努的狼肉好吃呢?尤其是這個狼鞭,聽說很補啊。何況我們家努努還是只童子狼呢,那就天是滋補了,嘿嘿……」   看到他大哥死死盯住自己下面那根,又伸出各頭舔舐嘴角的模樣,察察努兒是真的打從心裡相信他大哥要叮了他的小肉棍。   「嗚……大哥……求求你不要吃我啦,我以後都會乖乖地聽你的話,就算你以後再騙我一百次,我也不生你的氣了,好不好?」因為無法想像沒有了那根要怎麼撒尿,所以察察肪兒拚死也要保住自己的小肉棍。   「真的嗎?努努沒有騙大哥?」   「真的真的!」察察努兒點頭如搗蒜。   反正也快被他騙習慣了……嗚嗚……   「很好,那大哥好就好心地告訴你,」黎天擎臉上的表情非常誠懇,「你又被我騙了。大哥怎麼可能捨得吃掉努努呢,哈哈哈……你看你嚇得那個樣子……哈哈哈……」   察察努兒看到自己大哥笑得東倒西歪,樂不可支的模樣,只覺得哭笑不得。   騰格裡啊騰格裡,我察察努兒上輩子到底是哪裡鬼罪了你?你要讓我遇到這個命中的剋星啊?嗚…… 【第三章】   「通天棒」又出來耍威風了。   察察努兒眼角含淚被迫舔著這個「冒牌貨」,心裡直罵自己真是蠢到家了。   可是……為什麼這個平凡人類的話自己就是這麼梵信呢?而且是毫無理由地相信。   因為他是我大哥啊,我要尊敬他,所以當然要相信他的話了。   他完全沒想到當初他就是因為相信了這個狡詐人類的話,才會被騙認了他當大哥的。   這種完全不合邏輯也只有單「蠢」到極點的察察努兒才編得出來。   「啊啊……努努……好棒……再含深一點……」   大哥粗重的喘息和無比愉悅的表情讓察察努兒在瞬間忘了所有圴怒氣,只覺得體內深處燃起了一股莫名的驕傲。   「大哥,真的這麼舒服嗎?」察察努兒吸得更加賣力。   「舒服,好舒服……啊啊……努努,來,把屁股移過來,大哥也讓你舒愛……」   一向忠於自己慾望的「小公狼」聞言立刻將屁股移了過去,把自己又再次硬梆梆的小肉棒插進了大哥的嘴裡——   兩人以69的姿勢淫亂地交媾著,雙方的嘴裡都是彼此毫不掩飾的赤裸裸的慾望。   黎天擎吸諸自己最心愛的小肉棒,雙手也不忘開始進攻他「肖想」了許久的,埋藏在雙臀間那個小小洞穴……   黎天擎先試探地伸出一指按了按穴口,立刻引來察察努兒劇烈的反應。   「哼嗯……哼嗯……」察察努兒從鼻間噴出炙熱的氣息,難耐地扭動著。   黎天擎一邊更加用力吸吮嘴裡的小肉棒,一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整根手指迅速地插了進去——   「唔啊啊啊——」   用來排泄的地方突破被插進了異物,可憐的察察努兒嚇裡塞滿了大哥又大又硬的肉棒,想喊也喊不出來,只能發出苦悶的呻吟。   黎天擎動了動在察察努兒體內的手指,興奮地感受著那奇妙的蠕動,到最後終於按耐不住,又插進了第二根手指,開始激烈地抽插起來——   「啊啊——大哥,好奇怪好奇怪,不要不要啊——」從未有人進去過的洞穴被激烈地翻攪著,察察努兒吐出了嘴裡的大肉棒,悲慘地哀嚎起來。   「呼呼……努努……寶貝……忍著點……很快就舒服了……」翻過身來,將可愛的小東西壓在身下,黎天擎將努努的兩腿大大地張開,一舉將自己忍到快爆掉的大肉棒狠狠地捅了進去——   「嗚啊啊啊——」   又小又緊的密穴被無比強大的肉棒一舉貫穿,從未經歷過的巨痛讓察察努兒淒厲地哀嚎起來——   「嗚……大哥……救我……好痛……努努好痛……嗚……」察察努兒縱使哭得涕淚縱橫,還是緊緊地抱住他的大哥,向這個給於他如此疼痛的「加害者」求助著。   看到努努如此可愛的舉動,黎天擎一顆心都要化了……   「努努……你是大哥的寶貝……大哥好喜歡你……」伸出舌頭舔舐著不斷滑落的淚珠,黎天擎吐露著溫柔到極點的愛語。   「嗚……大哥……努努也喜歡你啊……可是你的通天棒弄得我好痛……你叫他快點出來好不好……嗚……」   「努努乖,大哥跟你保證,你馬上就會舒服了……」   「嗚……大哥……你不要騙我……」   「不騙你,大哥這次絕對不騙努努哦……」黎天擎一邊說著安撫的話語,一邊開始慢慢地抽動起來……   大哥溫柔的動作讓疼痛輕了不少,察察努兒這時才有餘力去體會大哥的「通天棒」插在自己體內的感覺。   漲漲的、熱熱的,好像自己的身體裡有著另一個人住著的奇妙感覺。   隨著疼痛慢慢逝去,隨著大哥的抽動漸漸加快,另一種酸酸麻麻的感覺從體內升起,讓察察努兒不禁低聲地呻吟起來。   「哈啊哈啊……大哥……你慢一點……慢一點……努努覺得好奇怪……」   知道小東西開始覺得舒服了,黎天擎壞壞地笑了笑。「那不是奇怪,是舒服哦……」   「這是舒服嗎?哈啊哈啊……我不知道……大哥……大哥……」小腦袋開始暈沉沉的,察察努兒下意識地喃喃叫著自己的大哥。   「努努把自己全都交給大哥吧,大哥會讓你好舒服好舒服的,像上了天一樣地舒服……」   大哥又騙我。上了天的感覺我知道,但這種感覺……這種好像自己不知要飄到何處的感覺……我從來沒有經歷過啊……   黎天擎看到小東西臉上舒服到意識不清的模樣,再也忍耐不下去。他大吼一聲,馬力全開,開始瘋狂地在察察努兒又緊又熱的腸道裡奮力抽動——   「啊啊啊妓難以言喻的絕頂快感像閃電般擊中了察察努兒,尤其每當他大哥的「通天棒」頂到體內某一點時,更是讓他爽得差點暈死過去。   「哈啊……哈啊……爽死了……努努……我的努努……你喜歡大哥的通天棒這麼操你嗎?」黎天擎瘋狂地擺動腰部,揮汗如雨地問。   「啊啊——我不知道……大哥大哥……努努好像快死了……啊啊……」嘴裡說自己不知道,但身體卻好像有他自己的意識,只知道死命地夾緊體內的大肉棒,巴不得它永遠不脫離自己被操到快融化的小肉洞。   「啊啊啊——努努,你要把大哥夾出來嗎?你這個淫蕩的小東西!」   將努努的兩條腿環繞在自己的腰側,黎天擎站起身來猛地握緊努努的腰部,用力往下一壓——   「啊啊啊——」體內深處某一個奇異的一點被大肉棒猛力地擊中,察察努兒像是要被他大哥操死了一樣地尖叫著。「啊啊啊——大哥大哥——」   「努努——我的努努——」被心愛的寶貝體內劇烈到可以把人殺死的痙攣猛力地夾了出來,黎天擎發出淋漓盡致的嘶吼,大叫著在努努的腸道內射精了——   精液一下子就射在了察察努兒體內深處那一個奇異的一點,察察努兒只覺得眼前一道絢爛的白光劃過,他尖叫一聲,也跟著噴發出火熱的精液——   但跟以往的射精不同,這次的噴發好像讓自己體內也跟著長出了奇異的東西。   察察努兒還來不及思考到底是什麼,就帶著疲累又滿足的笑容,沉沉地睡在了他大哥的懷裡……   ***   這……這是什麼……?   目瞪口呆地看著懷裡的小東西在瞬間長出了一對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黎天擎簡直驚呆了。   下意識地伸手摸了摸那對可愛無比的耳朵。   柔順又細緻的觸感,金燦燦的毛色和皮肉溫熱的感覺,都在提醒黎天擎這絕對不可能是人造的東西。   又不相信地伸手抓了抓那條毛茸茸的尾巴,黎天擎這下終於死心了。   「原來如此……原來努努一直沒騙我……」黎天擎不禁苦笑了一下。   他早該想到的,憑著努努單純的性格怎麼可能會欺騙他這個大哥。   但他整天聽著小東西胡言亂語說自己是什麼狼神界的將軍,卻從沒有一次相信過他的話。   原來……原來我的努努真是頭小狼啊。   不知為什麼,除了震驚,黎天擎沒有感到任何嫌棄或害怕。   但不安的感覺卻悄悄地襲上心頭。   「不管努努是什麼,你都是大哥獨一無二的寶貝……」黎天擎在那可愛的臉蛋上印下一個疼惜的吻,「不管努努是什麼,大哥都不會讓你離開我……」   緊緊地將自己心愛的寶貝抱進懷裡,黎天擎在心中堅定地說。   ***   「呵哈——」滿足地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察察努兒還沒從睡夢中完全清醒過來,就甜甜地叫喚起來。「大哥……」   「大哥在這裡呢,努努……」抱著還長著耳朵和尾巴光溜溜的小狼,黎天擎也跟著甜蜜地笑了。   慢慢地睜開了眼,看到眼前映出的笑臉,察察努兒不知為什麼突然哇哇哭了出來。   「怎麼了?努努怎麼了?」   「嗚……大哥是壞人……大哥那個冒牌的通天棒把我的屁股弄的好痛……嗚……」   黎天擎聞言不禁呵呵一笑。「剛開始是大哥不好把努努弄痛了,可是到最後努努不是爽到要死嗎……」   「哼,我哪有?是痛得要死才對吧?」   不會吧?難不成這個傻努努什麼都忘了?看著努努說得義憤填膺的樣子,黎天擎不禁大歎三聲無奈。   嘻,不怕,反正自己有證據。   「哼,努努說謊。」   「才沒有,我察察努兒將軍從來不說謊的!」察察努兒覺得自己的「狼格」被徹底地誣蔑了。   「我們人類有一個形容說,當一個人露出他的尾巴,那就是他的謊言被拆穿了。努努現在不就把你的尾巴露出來了嗎?」   「哈哈,大哥又想騙我,我變成人身後根本不可能露出尾巴的,不信你瞧,我的屁股上根本沒有尾——尾——」   「尾」了半天也尾不出來,察察努兒看到自己不知何明長出的尾巴,已經當場傻眼了。   「嘻,努努不但露出了狼尾巴,連狼耳朵都露出來了哦。不信你看。」黎天擎好手地將他已經震驚到說不出話來的小狼抱往大片的穿衣鏡前。   「啊啊啊——我的耳朵!我的尾巴!」看到自己這副狼不成狼,人不成人的怪模樣,察察努兒頓昤嚎啕大哭。「哇……不要啦……我不要失去神力……我不要變成小寶寶啦……」   在神界中,只有法力低下的初生兒,才有這種變身不完全的怪模樣。   「努努不哭,乖,大哥覺得你這樣很可愛啊。」   「大哥又騙人!我知道我這樣子簡直醜死了!嗚……大哥……怎麼辦,萬一我要是變不回來,會被神界的眾狼們笑死的。」   死愛面子,死不服輸的察察努兒最擔心的就是別人的嘲笑。   「那努努就不要回神界去了,留在人間陪大哥一輩子好不好?」黎天擎是多麼害怕失坎自己心愛的寶貝。   「我也想永遠陪著大哥啊,但我們狠神下凡是有時間限制的,等過陣子就要回天上去了。」   「你說什麼?!」黎天擎聞言心頭倏地一驚。   「但大哥別怕,你是我們王妃的表弟,到時候我們讓王妃去求神界的長老,讓你也到神界來,不就行了?」   「什麼王妃?我表哥怎麼會是你們的王妃?」   「啊,大哥你不知道嗎?」   察察努兒把他主子如何下凡來娶親的來龍去脈都說了一遍,直把黎天擎聽得張口結舌,好一會兒才消化了這個天方夜譚般的故事。   「好,就算我表哥真的是你們的王妃,但你確定他可以把我也帶到神界去嗎?」黎天擎不由得半信半疑。   「不管跚,神界匣些老頭子要是敢不答應,那我就去把他們鬧得天翻地覆。嘻,大哥你不知道,那些狼爺爺,狼奶奶最怕我了哦。」   看努努一副得意的樣子,黎天擎不禁覺得好笑。   「那努努最怕誰啊?」   「我……我……」察察努兒眼珠子骨碌骨碌地轉了轉,過了老半天,才放棄似地大聲說,「我察察努兒最怕大哥啦!這樣你高興了?」   察察努兒鼓起腮幫子的模樣有說不出的可愛。   「哈哈,那努努知道大哥最怕誰嗎?」   「對啊對啊,大哥你最怕誰啊?」察察努兒睜大雙眼好奇地問。   「嘻,天機不可洩露,等努努陪大哥一百年後,大哥再告訴你……」黎天擎莫測高深地說。   ***   「哦哦——寶貝,就是這樣,你幹得大哥爽死了!」   空氣中滿是腥濃的雄性氣息和噗哧噗哧的抽插聲,一人一狼做得天昏地暗,淫亂地「交配」著。   察察努兒被他大哥幹得死去活來,到最後終於忍不住一陣哆嗦,仰頭發出野獸般的嗷叫聲,「嗷嗷——出來了,努努又要出來了,大哥——」   聽到小狼奇異的叫聲,又感受到小狼體內劇烈的抽搐,黎天擎更是變本加厲地用力抽插起來,差點沒把一隻可憐的小狼給活活幹穿了。   「嗷嗷——大哥把努努操死了——死了——」   惟身無法克制地一陣瘋狂痙攣,察察努兒大叫著射了出來,小小的肉棒噴出了一股股強而有力的精液——   「啊啊——寶貝,大哥也要射給你——」   黎天擎噴出的精液灌滿了小狼被蹂躪得亂七八糟的小穴,因為之前已經射了無數次,所以當黎天擎將肉棒拔出時,過多的精液立刻噴濺出來,把可憐的小狼尾巴都給弄髒了。   看著小狼慵懶無力地躺在皺巴巴的床單上,全身都沾滿了自己的精液,可愛的狼耳朵和尾巴還一抖一抖地顫動著,黎天擎只覺得又愛又憐,真恨不得能將這小東西揉進自己血肉裡,永遠也不讓他離開自己。   但小狼的身份卻讓未來充滿了變量,也讓竹天擎的心充滿了惶惶不安。   「努努……大哥好愛你……好愛你……求求你別離開我……」一向聰明幹練,自認為無所不能的黎天擎此時也只能緊緊地將小狼擁進懷裡,在他耳邊無助地懇求…… 【第四章】   在學校後山集合的狼族御林軍們,發覺今天的將軍跟往常十分不同。   對這個個頭嬌小,但卻驍勇善戰的將軍,狼兄弟們是十分愛戴的。   但最近將軍不但常常不見「狼」影,而且對往日最喜歡和兄弟們做的「對打練習」,如今也一副避之唯恐不及的模樣。   這種種異常都讓大伙十分納悶。   「將軍,將軍。今天的操演已經結束了。」輕輕推了推心不在焉,神遊太虛的察察努兒將軍,副將軍吉紮著急地說。   「啊?什麼?結束了?」   「是的,將軍。」喜扎以為將軍臉上多少會出現一點愧疚的表情,沒想到……   「好,太好了!」   看見向來盡忠職守的察察努兒將軍,如今竟然一副迫不及待想開溜的模樣,年紀比他稍長的吉扎不禁苦笑。「將軍,請問你最近身體是有何不適嗎?」   「沒錯,我最近被大哥做得屁——咳咳,本將軍是說,我最近身體是有點不太舒服。」   「那要不要請隨行的軍醫幫將軍看看呢?」   察察努兒聞言臉上頓時出現三條黑線。   要死了,要是讓那個軍醫診斷出本將軍是「縱慾過度」,差點被我大哥做到屁股開花,那我察察努兒還有臉來這裡混嗎?   「咳咳,不必不必,本將軍休息休息就會好的。」   「那就拜託將軍多多保重身體了,我們御林軍全體都會為將軍向騰格裡祈福的。」喜扎萬分誠懇地說。   嗚……喜扎,如今連騰格裡也救不了本將軍了,你去拜託我大哥快快放過我還差不多。雖說本將軍我年輕力壯,身強體健,但我好歹也是只剛剛才學會交配的「小處狼」,要是我再這麼沒日沒夜地被我大哥做下去,只怕我「狼」命不保啊!   ***   雖說我們可憐的小狼對他大哥的「過度需求」頗有怨言,但要他一刻見不到他大哥,那可是比屁股開花還要難受萬分的事。   果不其然,這會兒的察察努兒一等御林軍的操練結束,立刻迫不及待地使用遁身術,在瞬間就到達了學生會長的辦公室——   「大哥!」   彷彿從天而降,察察努兒噗通一聲,就落在了黎天擎的懷裡。   「努努!」   雖說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寶貝是只有神力的小狼,但像這樣突如其來的「驚喜」,還是讓身為凡人的黎天擎差點嚇出心臟。   「大哥!你想不想我?」察察努兒環抱著他大哥撒嬌地說。   只不過才分開了一個早上,但對過去三天三夜都寸步不離的一人一狼來說,卻還是稍嫌太久了點。   「大哥當然想你啊。你一個早上都不見蹤影,是跑哪裡去了?」愛憐地摸了摸小狼一頭可愛的紅髮,竹天擎輕輕地印在他額上印下一個吻。   「今天是我的手下操兵演練的日子,我身為他們的統帥,不得不去啊。我看大哥早上睡得很熟,我不想吵醒你嘛。」被大哥這麼親蜜地抱在懷裡,察察努兒不禁樂得眉開眼笑。   「大哥很想看努努英勇帶兵的模樣,你下次操兵時帶大哥去看看吧。」   「好啊好啊,大哥不知道我的手下有多崇拜我啊,剛開始主子派我帶領御林軍的時候,裡面有很多比我年長的弟兄看我個頭小,年紀又輕,都不服氣,我一個一個找他們單挑,結果根本沒一個是我對手,全都成了我的手下敗將了,大哥,你說我厲害吧?」   「厲害厲害,我的努努是天底下最英勇的小狼了。」   「不對不對,大哥應該說我是三界中最英勇的小狼才對。」   「三界?」   「是啊,三界就是神界、人界和魔界。」   「哦,那這三者之間的關係如何?」   「我們神界和人界的關係一向良好,但和魔界可就是死對頭了,因為彼此法力相當,以往每次廝殺起來都是兩敗俱傷,到後來乾脆就訂下互不侵犯的條約了。」   「原來如此啊。努努以後一定要多告訴大哥你們神界的事哦。」   「好啊好啊,我一家把我知道的都告訴大哥。」   「那你先告訴大哥,你們神界的最高主宰是誰?」   「天神騰格裡主宰神界的一切。而我們狼神畀的統帥當然是狼帝了,我的主子就是他的兩個皇子煌王和祈王。我們狼神界有個傳統,人間每百年,狼帝說會指派一隻還未成婚的狼下待來娶親,以示友好。這次主子們主動要求下凡來娶你表哥,我就是負責帶領御林軍來守衛他們的。」   哈哈哈……   黎天擎一柅到他那個向來一絲不苟,自認高風亮節的表哥竟然被兩頭色「狼」看上,硬被娶去當「老婆」,不禁在心裡爆笑不已。   「大哥,你怎麼流眼淚了?」   「沒什麼……大哥是捨不得我表哥就這麼嫁出去了……」黎天擎舉手擦了擦憋到流出來的眼淚。   但他這個舉動卻被單「蠢」的察察努兒誤認為大哥是太過傷心以至於哭了。   「大哥,你……」   看到大哥竟然為了表哥出嫁而哭泣,察察努兒的心又開始覺得酸酸的。   難道大哥這麼喜歡王妃嗎?   可是王妃確實很好啊,他人長得漂亮,頭腦又聰明,身手又敏捷,床上功夫想來一定也很厲害,不你自己兩個主子也不會愛他愛到發狂,愛到從天上追到人間……   反觀我自己……   察察努兒伸手摸了摸自己一頭可笑的紅髮,又探進褲襠裡摸了摸自己小巧的棒棒,最後又伸手到後面摸了摸自己小小的屁股……   嗚……怎麼辦……我根本就比不上王妃嘛……   黎天擎看著小狼在自己身上東摸西摸,滿臉愁雲慘霧的模樣,不禁覺得好笑。   「努努,你在幹什麼啊?」   「大哥……你……你不要拋棄努努好不好?」   「啊?什麼?」就算聰明如黎天擎聞言也是滿頭霧水,難以理解小狼為什麼會突然以為自己要拋棄他?   「努努一定會努力各王妃學者的,我一定會比他更棒的!」   恍然大悟地看著小狼淚眼汪汪的模樣,黎天擎在心生憐惜之餘,又開始習慣性地起了壞心眼。   「我看很困難吧……」黎天擎搖了搖頭,輕輕歎了口氣,「我表哥可是從小受過嚴格訓練的,這麼辛苦的事大哥怎麼捨得努努去做呢?」   「努努不怕辛苦的!努努什麼都肯做!」   「這樣不好吧……」黎天擎一副為難的模樣。   「真的,努努真的不怕苦!大哥,你快告訴我,王妃以前受過什麼訓練啊?」   看著可愛的小狼兩眼堅定地看著自己,一副萬死不辭的模樣,黎天擎不禁嘿嘿地笑了,「什麼訓練啊……這個嘛……就讓大哥一一道來……」   ***   今天長風高中二年一班的模樣,出現了一個新的轉學生。   本來出現一個新同學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新鮮事,但如果這個新同學不但是之前引起軒然大波的「學生會長與神秘少年的禁忌之戀」的緋聞主角,而且還是由我們黎大會長親自領進教室的,那這可就是件轟動全校的大事了。   「努努來,你就坐在這個座位。」   「那大哥坐在哪裡?」   「你這個頭小得坐前面,而大哥個頭高,當然是坐在後面了。」   「啊?不要!我要跟大哥坐在一起。」   「不行。」   「大哥……」   「這是訓練。」   一聽到大哥搬出「訓練」兩個字,察察努兒只好扁了扁嘴,乖乖就範了。   至於對新同學的介紹,因為黎天會長什麼都不文代,所以老師也不知從何說起,只好自動省略,直接開始上課。這也讓原本十分好奇的同學們大失所望。   本來一直以為可以跟大哥坐在一起上課而興奮不已的察察努兒,現在一個人呆呆地坐在座位上,聽著枯燥的上課內容,卻無聊得直想打瞌睡。   這種訓練一點都不好玩,大哥到底叫我來做什麼啊?   不管了,昨天被大哥折騰得都沒睡好。本將軍先來好好地睡一覺吧。   心念一轉,一向做事率直的察察努兒立刻趴在桌上睡起覺,打起呼來。   別看小狼個頭雖小,打呼的鼾聲卻是震天嘎響,直把正在上課的老師和學生看得目瞪口呆。   黎天擎見狀則是趴在桌上埋頭直笑。   哇咧,這輩子還沒見過這麼囂張的轉學生。才上課不到十分鐘就呼呼大睡,簡直不把老師放在眼裡。   老師見狀十分尷尬又火大,雖說這個同學是由黎大會長推薦來讀的,但他這種囂張的行徑如果不加以制止,他以後如何帶領班上的同學?更何況他還可能會被對教學要求嚴厲的校長責罵呢。   「察察同學,快起來。」老師輕輕地敲了敲察察努兒的桌子。   「呼……呼……」察察努兒還是繼續呼呼大睡。   孰可忍,孰不可忍,老師終於發飆了!他在少年耳邊一聲怒吼,「察察同學!」   「吵死了!誰敢來吵醒本將軍一律處斬!」   察察努兒連眼睛都沒睜開,可憐的老師連少年的衣角都沒沾到,就被一陣怪風襲倒在地——   察察努兒還是無動於衷繼續睡他的大頭覺。   「你……你怎麼可以這麼對老師?你給我起來!」臉上無光的老師爬了起來,伸手就要去抓察察努兒。   「誰都不准碰他!」黎天擎突然怒拍桌子,站了起來。   「黎同學……」老刮被這個向來冷靜沉穩、難得發火的學生會長狠狠嚇了一大跳。   黎天擎冷著一張臉走到前面,一把抱起了還在酣睡的少年,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看也不看周圍已經呈現石化狀態的老師和同學,黎天擎只是低著頭,愛憐地看著自己心愛的小狼睡到流口水的可愛模樣。   「繼續上課。」黎天擎頭也不抬地淡淡說了一句。   就這樣,在詭異的氣氛下,長風高中二年一班的同學度過了永生難忘的一天……   ***   「今天才第一天訓練你就給我搞砸了,我看我們的訓練也不必繼續下去了。」   「嗚……不要啊……大哥……努努認錯了……」   「以後還敢不敢在上課的時候睡覺?」   「不敢了……努努不敢了啦……」   「為了怕你無法專心上課,大哥就好心地幫你準備一個『提神』的好東西吧……嘿嘿……」   第二天到校的察察努兒一改昨日的囂張,變得十分認真好學。   只見他不停地低頭做著筆記,一副勤奮向學的模樣。   原本對他相當感冒的老師見狀不禁感動不已。   不過他要是知道察察同學現在做的是什麼筆記,大概會狂吐三公升血,華麗地暈倒在地。   糟了,這陣子只顧著跟大哥玩,都忘了主子交代的任務了。今天要不是看到大哥都在做筆記,我還壓根想不起這件事呢。   幸好現在想起來了,嘿嘿。察察努兒不禁慶幸地想。   直到下課鈴響,我們做筆記做到「廢寢忘食」的察察同學還是沒回過神來。   班長喊了「起立」、「敬禮」,全班同學一一照做,連偉大的黎大會長都不例外,只有察察努兒還是置若罔聞地坐在座位上做著筆記,直把老師氣得差點中風。   黎天擎見狀不禁搖頭歎息。   就知道這隻小狼會不安分。幸好本少爺早準備了「法寶」。   黎天擎壞壞地一笑,伸手到了自己口袋輕輕地按下一個開關。   「啊——」察察努兒同學突然尃被雷劈到一樣地跳了起來。   老師見察察努兒總算站了起來,才滿意地點了點頭,下課離去。   摸了摸自己發麻的屁股,察察努兒隱約知道自己又惹得大哥不開心了,不禁皺起一張小臉。   「剛剛上課的時候,努努在做什麼做得這麼認真?」黎天擎走到了小狼座位上。   「我……我……」察察努兒喏嚅地敢說出口。   「努努有什麼事瞞著大哥?」黎天擎隨手拿起了他的筆記。   「全校十大最佳交配場所」幾個大字一映入眼廉,黎天擎差點沒噴出鼻血。   「沒想到我們家努努為了大哥的性福這麼用心啊,大哥真是太感動了……」   一看到大哥臉上露出熟悉的邪淫笑容,察察努兒立刻打了個哆嗦。「不……大哥……那是要——」   「那大哥就和努努從第一個場所開始吧……嘿嘿……」   ***   可憐的小狼察察努兒根本還來不及辯解就被獸性大發的黎天擎不由分說地拖往了教室頂樓。   「居高臨下,視野開闊,一邊做還可以一邊欣賞風景。哇,我們家努努真是觀察入微,做的筆記還真是仔細呢,來,我們現在就來好好試試這第一個交配場所的風水如何吧?」黎天擎一把就將小狼摟進了懷裡。   要死了,昨天他上課打瞌睡被大哥整整「教訓」了一個晚上,人家的「狼屁屁」已經開花了,大哥竟然還想再找他試風水,要是被他從第一個場所試到最後一個,他這個天縱英才的察察大將軍還不要一命嗚呼?   何況這筆記是主子交代的秘密任務,按照規定是不能隨便及洩的。   「大哥,大哥,你聽我說——」察察努兒連忙開口阻止,「這筆記不是給大哥啦!」   「什麼?!」黎天擎聞言眉頭皺,冷冷地問,「不是給我的?難道努努還想找別人做?」   強烈的妒火讓黎天擎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向來天不怕地不怕,連狼神界的長老見到都頭痛萬分的察察大將軍一見到自己大大哥生氣的接情,卻怕特差點說不出話來。   「大……大哥……」   「我再問一遍,這筆記是不是給我的?」   「我……我……」看到向柩對他溫柔甜蜜的大哥還是冷著一張臉,察察努兒慌得不知如何是好,直想點頭稱是,但從來不懂得說慌的個性卻還是讓他不由自主地說,「不是……這是要給——」   「隨便你給誰!」心高氣傲的黎天擎一聽到努努還是堅持說不是,氣得冷冷一笑,一把就將小狼推離自己的懷抱。「你愛給誰就給誰,本少爺不稀罕!」   看到向來最疼愛他的大哥甩著頭就走,察察努兒立刻嚇得哇哇大哭起來,一把就從背後將他大哥抱得死緊。「嗚……大哥,你不要走!努努給你……努努把主子的筆記給你就是了……嗚……大哥你不要生氣……」   把主子交代的東西給大哥,萬一被主子知道了,他一定會受到責罰,但察察努兒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只要他大哥不生氣,他什麼都願意做。   主子,對不起,請你們原諒我。但努努真的不能沒有大哥……不能沒有大哥啊……   黎天擎一聽到那個筆記是小狼的「頭頂上司」的,立刻知道自己誤會了。   怪只怪自己醋勁太大,什麼都還沒搞清楚就把努努惹哭了。黎天擎不禁覺得十分汗顏。   「對示起,努努,乖,別哭了。」將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小狼抱進懷裡,黎天擎溫柔地吻去了不斷從小狼眼眶滑落的淚滴。   「嗚……大哥……你不生努努的氣了?」   「不生氣了,大哥不生努努的氣了。是大哥誤會你了。」   察察努兒聞言立刻破涕為笑,對著大哥綻放了一朵笑顏。   黎天擎一見到小狼那可愛到極點的笑臉,心跳呼吸就不由自主地加速起來。   「那誤會解釋清楚了,大哥我們走吧。」搞不清楚狀況的小狼還在甜甜地笑著。   「努努……既然都來到這裡了,不試試這個好風水就走,好像太對不起你辛苦做的筆記了。」   「大哥……你的意思是……?」察察努兒臉色已經開始發青了,「嗚……大哥……你饒了努努吧,我的屁屁還在痛……」   「乖……大哥親親就不痛了……」黎天擎溫柔地吻上了小狼委屈嘟起的小嘴。   靈巧的舌頭挑逗似地逗弄著那微微顫抖的小舌,他又吸又咬,把察察努兒敏感的口腔每一寸都攪得天翻地覆,直把一隻可憐的小狼吻得差點暈了過去。   「嗯……哼嗯……」 銷魂的呻吟聲不斷地從小狼的嘴裡溢出,更加煽動了黎天擎的慾火。他火熱的雙唇往下移往努努可愛的小脖子,像頭正在攻擊獵物的野獸,在他致命的喉間又啃又咬,發出粗重的喘息……   「啊啊……大哥……大哥……」   「嗯……哼嗯……努努……寶貝……大哥昨天就想告訴你,你穿這制服真是可愛死了……」黎天擎隔著校服一口就咬上了小狼右邊的乳珠——   「啊啊啊——」太過刺激的快感一下就把察察努兒弄得大聲尖叫起來。   「可愛的寶貝……大哥真是愛死你了……」   黎天擎的口水把襯衫弄濕了一大塊,底下被吸得硬如小可的乳尖高高地突了出來,顯得份外淫靡……   「啊啊……大哥……大哥……努努也好愛你啊……求求你不要折磨努努了……摸努努的棒棒……努努想要啊——」   甩著頭大聲地呻吟,察察努兒在他大哥技巧地挑逗下,一根可憐的小棒棒已經硬得快爆掉了!他連忙拉過大哥的手,伸進了自己的褲襠。   「你這只淫蕩的小色狼……」黎天擎邪邪地笑了笑,就抓住小狼的小肉棒快速地套弄起來——   「啊啊啊——爽死了——大哥——大哥——」   聽到自己心愛的小東西動情的呼喊,黎天擎激動地蹲下身去,一把就扯下了努努的褲子,將那根雖然不大,卻是充滿生命力的小肉棒一口含了進去——   為了讓他的寶貝更加舒服,黎天擎將手伸進了口袋,又再次按下那個神奇的開關——   「啊啊啊——」從早上就被大哥塞進小穴裡的跳蛋在這時突然跳動起來,察察努兒頓昤高聲尖叫不已——「啊啊啊——大哥——你要弄死我了——」   前面的小肉棒版他大哥吸得嘖嘖作響,後面的小穴又受到跳蛋的攻擊,察察努兒才被他大哥弄了兩下就一洩如注,將又濃又多的精液一股腦地射進了他大哥的嘴裡——   吞下了一部份小狼的精液,黎天擎吐出另一小半液體當作潤滑液,直接抹在自己早已漲得又大又硬的肉棒上——   「努努,抓緊,大哥要進去了——」   讓高潮過後還沒回過神來的小狼握住了頂樓天台的欄杆,黎天擎握住自己的大肉棒抵住那個小小的穴口,就要捅進去——   「啊啊——大哥——不要——裡面還有東西啊——」被嚇得清醒過來的察察努兒立刻驚慌地大叫!   「放心,那只會讓努努更加舒服的……舒服到努努會哭著求大哥操死你!」   語落,黎天擎一個挺身,就兇猛地捅了進去——   「啊啊啊——」   小狼小小的腸道彷彿要被撐破了,不停跳動的跳蛋被大哥兇猛的肉棒毫不留情地一下下地撞擊到那銷魂蝕骨的一點上——   在空曠的高樓天台上,察察努兒胡亂地大喊大叫起來,他已經完全被絕頂的快感淹沒,真如他大哥所說,真恨不得就這麼被操死算了。   「哈啊……哈啊……寶貝……大哥操得你爽不爽,說!」   黎天擎抓住小狼的頭髮強迫他扭過頭來與他瘋狂舌吻——   「嗯哼……嗯……爽……好爽……」在唇舌糾纏間,察察努兒喘息著喃喃地回答。   看到努努搖著屁股接受自己猛烈的撞擊,一副爽得死去活來的模樣,黎天擎得意又滿足地抽插著,「哈啊……哈啊……大哥也很爽啊……努努……我的寶貝……大哥就讓你更爽!」   黎天擎猛地將開關推到最高點,小狼腸道深處的跳蛋突然劇烈地跳動起來,讓察察努兒在瞬間就陷入了瘋狂,猛地弓起身子,慘叫著射了出來——   黎天擎看到努努從所未有的癡態,簡直興奮得快瘋了,他大吼一聲,握緊小狼的腰部就瘋狂地抽插起來,一下一下都插到最深處,讓可憐的小狼處在絕頂的高潮上不停持續地射精,直到墮入了深深的黑暗之中…… 【第五章】   「全校十大最佳交配場所」也不過才試了第一個,一隻可憐的小狼就差點去了半條命。   在學校頂樓被大哥做得死去活來的察察努兒再次奇怪地長出了耳朵和尾巴。   雖然不知為什麼自己會三不五時就變成這副怪模樣,但小狼好像也漸漸習慣了。   而且每次自己長出耳朵和尾巴,大哥就會請假好幾天不去上課,和他片刻不離地膩在一起,所以察察努兒現在對這種怪現像非但不再擔憂,反而還暗自竊喜呢。   「大哥,我們今天要去哪裡?」被大哥抱進車裡的察察努兒興奮地問。   「這是秘密。」黎天擎神秘地笑了笑。   雖然自己的寶貝是只有神力的小狼,但黎天擎還是不放心地為他綁上安全帶。   「大哥,你為什麼要在我身上綁繩子啊?你該不會是要學那個電影裡的……」察察努兒臉色發青地想到那天大哥放給他看的電影。   大哥說那個就叫「S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