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吾愛網

關於部落格
就倉庫咩~~~(茶ING)
  • 253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雙胞胎情人

雙胞胎情人 「海,你這次回來有沒有想過做什麼嗎?」洋對著跟他一模一樣,但此時看著窗外的兄長。 不知道。 回答他的是海的一個回頭。 「我有,你知道是什麼嗎?」 沒有回答,只是搖了搖頭。 「我一到家,我就會先去看看我們的鄰居娃娃。」 還是沒有說話,只是眼睛裡多了一個問號。 而洋,可能是因為雙胞胎的關係,也知道海的眼神代表的意思。反正,他已經習慣了,這個話少的可憐的哥哥,經常是用眼睛跟他對話的。所以自然而然的就知道他的眼睛裡在說什麼,代表什麼。 「對啊!那個叫娃娃的,很可愛的。你忘了嗎?」 回答他的是一個代表「沒有」的眼神。 「有六年了吧。六年前娃娃好像12歲。眼睛大大的,好像小狗的眼睛,水汪汪的,小巧的可愛的紅唇,皮膚一碰就會破的感覺。不能再想了,再想我都流口水了。我現在是迫不及待的想見到他了。海,你呢?」 無所謂。 真的無所謂嗎?就算是在乎又怎麼樣,看著洋這麼愉快的講著小可愛,他不想讓洋知道,他的兄長也跟他一樣,對小可愛是那麼的……,不想也罷,在想只會讓自己心疼。 「就只有無所謂啊!」 洋看了看海,發現他一臉不想談的樣子。 「算了。反正,你對他也興趣。」 洋想著他的娃娃,興有發現海眼中的一絲痛苦。 * * * 「媽媽,我回來了。」藍雲一回家就對家裡的人喊著。 「娃娃,回來啦。」藍母從廚房裡走了出來。一臉神秘的看著自己的寶貝兒子。 「媽媽,你怎麼了,是不是有事啊!」 「你怎麼知道,寶貝娃娃。」 「還不是你那表情,誰看了都知道。」藍雲一臉的無聊。 老媽怎麼這麼笨啊!這種表情他都看了十幾年了,會不知道嗎?就算是別人,只要看一下就知道了,還用的著問嘛! 「娃娃,你就不能哄哄你老媽,讓老媽我開心一下,不行啊!」藍母臉垮了下來,一臉的不高興。 「好了啦,下次我會的啦。現在可不可以跟我說是什麼事了吧。」 什麼下次,講的這麼難聽。 「今天,家裡來了兩個客人,你見到一定會高興的。」 「真的嗎?誰啊!」 「你自已看看不就得了。」 「他們在那裡啊?」 「在你的房間。」 「那我上樓去看看了。」把書包甩到肩後,快步的往樓上走去。會是誰呢?老媽竟還讓他們進他的房間。他的房間可是都是漫畫書耶,讓他們看了,不是楣都到光了。 * * * 藍雲一到自己的房門口,發現門沒關緊,還有一條門縫,他躲在門口,想從門縫裡看看到底是誰。 透過門縫只見兩個相稱的高大背影赫然入目,根本就看到兩位貴客的廬山真面目嘛! 「海,你看娃娃就是娃娃,瞧他這書架上全是些漫畫,都可以去開個書店了。」 海沒有回答,只是看著他。 不管海還沒有回答,洋只管自已說著。 「你說他會不會像小時候那麼可愛?」 不知道。 「嘿……,等一下就可以知道了。」洋看了一下手錶。 「咦,現在5點多了,娃娃應該回來了吧?」 此時,在門外從偷看的藍雲,聽了他們的對話後,臉上慢慢的出現了笑容,並且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他推開了門,高興的喊著:「海哥哥,洋哥哥。」 接著整個人往前撲去,要不是洋接的快,恐怕他的娃娃就沒了。 「娃娃。」洋看到自已的娃娃,眼睛裡全是光。 而海的臉上還是一勁的冷談,但誰又知道他的心有多麼的痛。 「洋哥哥,海哥哥,我好想你們哦。你們去了美國也不告訴我,還去了這麼久,也不寫信給我。」藍雲說著說著,眼裡泛起了淚光。 洋見寶貝娃娃流眼淚,心疼的要命,急忙擁他入懷,嘴裡說:「好了,好了,是我們不好,我們向你陪罪,好了吧。乖,別哭了,洋哥哥和海哥哥會心疼的。」 「嗯?」藍雲聽了以後心裡的不滿減輕不少,擦了擦眼淚,離開洋的懷抱,轉身看著海,卻發現海一直興講話。表情更是冷談。 「海哥哥,你怎麼了,你不高興見到我嗎?」藍雲一幅可憐兮兮的樣子,叫人好不心疼。 海看著這個讓自己一直相思了整整六年的藍雲,發現他比小時候更好看了。 玉般潤澤,細膩的雪白肌膚,細緻精巧的五官,小巧可愛的紅唇。尤其,那水汪汪的雙眼睛讓人看了以後,覺得眼前在下小雨。 藍雲看海一直看著自己,卻一句話也不說,他心慌的又小聲的叫了一聲。 「海哥哥……。」 「海,娃娃叫你呢。說句話吧。」洋推了推一旁沒有動靜的海。 其實,海本來就不想來的,要不是洋一直說著要來,他拗不過洋只好來了,他來了又怎麼樣,那只會叫他更心痛。 「說什麼?」怕一說出來會傷了他。 「嗚……。」藍雲想不到海竟然會變得這麼多,小時候雖然海話說的不多,但他一直都對他很好的。可是,現在卻一看到他就一臉的討厭。 「海,你看看你,把娃娃弄哭了,早知道,我就不叫你一起來了,真是的。」 洋將藍雲擁入懷中,嘴裡抱怨著海。 海只是看了一眼洋跟洋懷中的藍雲,心中的痛擴散的越來越大,不說一句話,轉身就走了。 「海哥哥。」 「海!」 不管身後的洋跟藍雲怎麼叫,他還是頭也不回的走了。 「洋哥哥。」 晶瑩的淚珠在眼眶裡滾來滾去,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娃娃,乖,別哭。海哥哥可能心情不好才會這麼說的,你放心,明天,你見到他的時候,他一定不會這個樣子了,乖喔,別哭了。」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洋哥哥說的話,你還不信嗎?」 「相信,相信。」 「那,現在把眼淚擦了,不要再哭了知道嗎?」 「嗯,洋哥哥。」 「這才乖嘛。」 「好了,現在很晚了,你明天還要上課,早點睡覺,明天才有精神上課。」洋從床上拿了自己的外套,邊穿邊往門口走去。 「啊!這麼快就起了嗎?洋哥哥。」 「洋哥哥也不想走啊!可是我怕你會太累。如果累壞了身子,洋哥哥可是會心疼的。反正,這次回來,可能不走了,以後有的是時間,就不差這一會兒,你說是不是。好了,乖,要早點睡知道嗎?」 「真的嗎?洋哥哥你真的不走了嗎?」藍雲一聽到洋說不走了,高興的不得了。 「是啊!所以,以後有的是機會。現在,記得要早點睡哦。我走了。」 「好。」 洋在藍雲的額頭輕輕的印上晚安吻。 「晚安,娃娃。」 「晚安,洋哥哥。」 * * * * 「喂,喂。你們有沒有聽說大學部來了兩個帥哥哦。」一大早,走廊上幾個高一學生討論著自己聽到的消息。 「真的耶,我也聽說了哦。」 「你們在說什麼。」藍雲從樓梯就聽到他們的說話聲了。 「小雲,你來了啊。我們聽到消息,大學部來了兩個帥哥,還不是一般的帥耶。」說的眼睛都發亮了。 「你有看到過嗎?」藍雲歪著頭問到他。 小峰這個人每次都是這樣,聽別人說了以後。跑來跟同學說怎麼樣、怎麼樣。其實,他根本就沒看過,還一直以為自己真的看到了。 「嘿……,沒有啦,我也是聽別人說的啦。」小峰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 「去,那還講個屁。」真佩服他,還不知道真假就講的這麼起勁,一點也不考慮後果,那天被人砍死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3、8。 「小雲,你要不要去看看。」小峰跑到藍雲前面,希望他會陪他去,剛才問其他的同學他們都不去,自己不好意思一個人去,他知道藍去比較好說話。所以,他就把目標轉向藍雲。就算他不去也不行。嘿……!!! 「看什麼。」 「看帥哥啊!」 「什麼,去看帥哥?你草癡啊!你看看小路她女孩子都沒說要去,你去看個什麼勁啊!」 「不要啦,陪我去啦,就一下下嘛,小雲,去啦。」小峰拉著藍雲的衣服,甩過甩去。 「不去。」藍雲別開了頭不去看小峰。 「你真的不去?」 「真不去。」 小峰對他詭意的笑了一下,轉身往教室裡跑。藍雲還以為小峰就此擺休,想不到過,沒一會就見他從教室裡出來,手裡還拿著幾本書。 走到藍雲面前,拿著書在他眼睛晃了晃。 「你真的不去嗎?這可是《亂馬》28本哦。」小峰邊晃邊說著。 看你還不去,嘿……。 「哇……,28本,太好了,借我看一下。」 「好。」 藍雲伸手要拿書,誰知道小峰又收了回去。 「哎喲!我還沒講呢。」 「你又要幹麼。」藍雲不滿的看著小峰。 「沒幹麼啦,只是想要你陪我去一起去大學部,怎麼樣,去不去。」拿著書故意在他面前勾引他。就不信還不去。嘿……。 「好,我陪你去。」藍雲看了看書,爽快的答應了。可是…… 只知道拿書威脅我。哼,反正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以後有的是機會。也一定要讓他嘗嘗被人威脅的滋味。 「就知道你會陪我去的。」一臉詭計得成的樣子。 要不是為了《亂馬》才懶得理他。臭小峰、死小峰、爛小峰。 小峰在那裡一直笑,一直笑。還不知道藍雲在心裡把他的祖宗十入代都快要罵過了。 「走了啦。」 「來嘍。」 ****************************************藍雲和小峰到了大學部的範圍內時,到處都是對藍雲的納喊,不管是學長或是學姐。 "小雲,你好暢銷哦。"小峰對藍雲簡直羨慕死了。 其實,像藍雲這麼可愛的男生的確很暢銷。 一雙水汪汪的大眼閃爍著慧黠靈秀的光芒,小巧的鼻尖下面是誘人的紅唇,比同年齡的男孩略微較小的身材,讓女人泛起母愛,讓男人有一股想永遠保護他的感覺。再加不管講話或笑起來時出現的酒窩,尤其笑起來的時候簡直比蜜蜂的蜜還甜。 "都是你啦,硬要我陪你來。"藍雲嘟著嘴向小峰抱怨。 "什麼啦,你自己答應的耶,怎麼說是我硬要你來。"只不過用《亂馬》把他勾引過來,不算是"硬"的吧? "還說沒有,明知道我喜歡《亂馬》,還拿《亂馬》威脅我,這不是叫"硬"的叫什麼。" "好啦!好啦!反正走這一趟,你又可以多收幾封情書,不是很好嗎?" "我才不要呢!"自從高一進來以後,藍雲在學校,從同年級的到大學部的愛慕者,是多如過江之鯽,每天都有幾十封情書收到,男的、女的都有,剛開始是收到女生的情書,他拒絕,可是沒用,他還是一直有收到情書,沒辦法,只好都收過來,後來不知道是那個學長寫了一封情書以後。從此,他收到的不只是女生的,還有男生的情書,害他好幾天夜裡都做惡夢。 "小雲,你看,你看,就是那兩個,可是,是背對著我們,看不到他們長什麼樣。"小峰死勾活勾把藍雲勾他過來這裡,還以為可以看到想看的人,結果看到的是背影,真遜。 "咦!"藍雲好像看到什麼似的。 "怎麼啦,小雲。"小峰奇怪的問藍雲。 "那兩個人的背影跟我的兩哥哥很像。"不可能啊!海哥哥,洋哥哥怎麼會在這裡呢?可是這兩個人的背影好像、好像他們的背影。 "不可能吧,小雲他們可是從國外回來的耶!你怎麼可能認識呢,一定是你認錯了啦。" "我那兩個哥哥也是從國外回來的啊!" "啊!!那你叫叫看,他們會不會回頭,就知道他們是不是了,到時候我也可以看到他們長什麼樣了。" "不好吧。"藍雲難為情的看著小峰。 "叫啦。"小峰推了推藍雲,心裡在想,他這麼一叫不管是不是,他都可以年到了。嘿……!! "那我叫了。"說要叫的,結果張了一下嘴又不叫了。 然後,轉頭對小峰說。 "小峰,如果不是怎麼辦。"藍雲還是一臉的猶豫不決。 "哎喲!沒關係的啦,如果不是,你叫一下別人又不知道,如果是的話,那不是很好嗎。" "真的要叫啊!" "你這人怎麼這麼囉嗦啦,叫一下又不會死,有什麼關係啊!叫啦!" "哦!"藍雲像下定決心要叫一樣,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海哥哥,洋哥哥。" 結果,藍雲想的沒錯,那兩個真的是海跟洋。 "是不是,是不是,小雲。"小峰在旁邊著急的問著。 "真的是他們耶!太好了。"說著就往教室裡跑。 而在教室的洋聽到後轉頭一看是藍雲,跟旁邊的海說道:"海,是娃娃,先等一下可不要像昨天那樣了,昨天娃娃,很傷心你這樣對他。" 知道了。他也不想啊。 此時,藍雲到了他們的面前。 "娃娃。"洋溫柔的對藍雲笑著。 "洋哥哥,你跟海哥哥怎麼也不跟我先說一聲,你們跟我同校呢?"藍雲撅著嘴抱怨。 洋看到他這麼可愛的表情,忍不住在他白嫩的臉上捏了一下。 "我們是想給你一個驚喜啊!本來等一下要過去找你的,想不到你先來了。你到這裡來做什麼,洋哥哥一來就到很多有關你的事,你就不怕被人追嗎?"想不到娃娃在學校這麼受歡迎,還好現在和自己在這裡可以看著,要不然什麼時候娃娃被人給搶走都不知道了。 "洋哥哥壞死了,還說人家,明知道我最恨這個了,還要講。哼!!"氣的轉過身去。 "好了,好了,是洋哥哥不好。別氣了,氣壞身子洋哥哥可是會心疼的哦。" "哼!不理你。" 洋不生氣反而大笑了開來。 藍雲在這時才看到在一旁一臉無表情的海。 他怯怯的叫了一聲。 "海哥哥。"希望不要像昨天那樣。 其實,在昨天,海回去的時候,就已經後悔這樣對自己的小可愛了,想到他那眼角的淚珠,他比誰都心疼,再加上洋回家以後把他痛罵了一頓,他也恨透了這樣的自己,只知道逃避,讓把小可愛給嚇哭了,不像洋會把他哄的開開心心的,如果把小可愛交給洋的話,他一定會很愉快。 "嗯!天氣冷了,記得要多穿件衣服。"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知道了,海哥哥。"洋哥哥說的沒錯,昨天海哥哥一定是心情不好,才會那麼凶的。 被藍雲拋在後頭的小峰站在他的身邊。 "小雲,不幫我介紹一下嗎?" "啊!我差點忘了。" "海哥哥,洋哥哥這是我的同學徐峰,小峰這是我的鄰居,我都叫他們哥哥的,這是海哥哥哥,這是洋哥哥。" "你們好,叫我小峰就可以了,以後請多多指教。"小峰禮貌的鞠了個躬。 "你也小峰,謝謝你在我們沒回來前,照顧小雲。"洋也客氣的回了個禮。 "那裡。" "小雲,他們是雙胞胎,你怎麼認出來,那個是海,那個是洋呢?"小峰發覺海跟洋長的可以說是一模一樣。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是能認的出來。"藍雲幸福的對小峰說著。 "你還真厲害耶!" "嘿……!!" 在這個時候,上課了。 "哇……!完了,完了。小雲,這節可是"老闆"的課耶!快點,快點,快走啦。"這個 "老闆"其實意思是"老綁著臉",大家為了方便就直接叫"老闆"了。 "好,馬上就來。" "娃娃,你先去上課吧,放學我們去回去。" "好,那我先走了,海哥哥,洋哥哥,再見。" "快去吧。" 藍雲揮了揮手,本來還想在說什麼的,結果被小峰硬拉給拉走了。 ********** 洋看著藍雲的背影消失後,轉身本來想跟海說什麼的,結果卻發出海對著藍雲消失的方向,眼裡是深深的情意。 他愣了。 他怎麼會想不到,海可能跟自己一樣,也愛著娃娃,他好傻,一直以為娃娃是他一個人的。 海是一個不會表達自己感情的人,又加上自己對娃娃的愛是那麼明顯,海一定是不想跟他搶,所以一直隱瞞自己對娃娃的愛。 難道,他就不會為自己想想嗎?在美國他幫擋了那個人,現在竟然放棄自己喜歡的人,真不知海在想些什麼,這樣下去怎麼能行呢。一定要找他談談。 "海,今天晚上你到房裡來一下,我有事想跟你談談。"洋收起了平日的笑臉,正經的說。 什麼事。有什麼事讓洋都可以這麼嚴肅。 "現在,我不想說。" 既然,洋不想說,海也沒有再問他,只是點了點頭。 接下去的課,洋一直沒聽進去,只是想著,如果,海也愛著娃娃,那該怎麼辦,讓出來?還是……? 不只洋沒聽進去,連海也一直在想,有什麼事讓洋這麼不正經的人也這麼正經起來了。 晚上,在洋的晚間裡,洋跟海兩人面對面的坐著。 海難得的開了口。 "洋,你早上說的是什麼事。」 「海,我想問一個問題,希望你不要騙我。」 「好。」 「你是不是跟我一樣愛著娃娃,說實話。」 海沒有回答,只是一直盯著洋。 「是不是?」洋又問了一次。 「洋……。」洋怎麼會知道的,難道是自己露馬腳了嗎?一直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的啊!還是說自己對小可愛的愛,已經到了隱藏不了的地步了? 「我想聽實話。」 海猶豫了一會。 「好,我說實話,你知道我為什麼一直都不把對小可愛,這是我一直想對他叫出來的,我為什麼不把小可愛的感情說出來,是因為,小可愛他喜歡的人是你,從小他就喜歡跟你在一起玩,你性格開朗,會哄得他開開心心的,而我呢?一天說不到兩句話,他一看到我就一幅害怕的樣子,你知道我心裡有多難受嗎?我寧願他開心,也不要看到一幅當驚受怕的樣子。所以,我決定把他交給你,這樣他就可以愉快的過日子,這就是我為什麼一直都沒講的原因。」 海一口氣講完了這麼多年來一直隱藏的感情講了出來。 「是嗎?你怎麼知道娃娃,喜歡的人是我呢?昨天,你沒看到他哭嗎?你知道他又為什麼哭嗎?那是因為你不理他而哭,不是因為怕你,如果他怕你的話,是一幅害怕的樣子,可是他是可憐兮兮的樣子,你說他喜歡的是我,可是我以為他喜歡的是你。但是,我還是愉快的心情哄他開心,這樣就算他喜歡的是別人,我也會開心了。可是,你呢?」 洋說完以後,海沒有再說什麼。 接一下來,兩個誰也沒人再講話,只是沉默的看著對方。 就這樣,一直過了半個鐘頭左右,海站了起來。 「我去睡了。」 「我希望你能想清楚,不要因為我放棄。」洋看著背對自己的說出了他所想的。 海沒有轉身,也沒講什麼,就走了。 房裡只剩下洋一個人,臉上是無奈的,痛苦的笑。 ************** 海回到自己的房裡以後,倒在床上,睜著眼瞪著天花板,想著剛剛洋說的話。 就算他可以得到小可愛,可是洋呢,他也喜歡小可愛啊,小可愛又沒有兩個可以讓他們分,他不想洋傷心。反正,己經痛了這麼多年了,就算痛一輩子還不是一樣,如果是洋,他一定會受不了的,他希望自己最愛的人可以幸福,這樣就算讓他痛一輩子也無所謂了。 「叮咚,叮咚……」 「來啦。」藍母邊走邊想,會是誰這麼早呢? 門一開,是洋。 「藍姨早。」 「小洋啊,怎麼這麼早就來了,是不是找娃娃啊?」 「是啊!」 「今天 放假,娃娃還在睡呢。你自己上去叫他吧。」藍母指指二樓。 「好。」 上了樓,洋輕聲地進了藍雲的房間,看到床上的藍雲還在被窩裡睡大覺,不禁微微一笑。 看他這麼毫無防備,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撫他那如絲一般光滑的臉。 洋的動作,只讓藍雲嚶嚀一聲,並不有醒過來。 見此,洋更大膽地傾身在那兩片粉紅的唇上輕輕碰觸,緩緩誘惑藍雲為他輕啟紅唇。 因呼吸不順的藍雲,微微地張開了小口,洋同機不呆失,肆無忌憚地品嚐他的甜蜜,狂熱地吸吮屬於他的甜美,直到他看到娃娃快要喘不過氣來了,才不捨地離開那令他眷戀不已的小巧朱唇。 他的滋味比想像中的來得美好,簡直讓他欲罷不能。 藍支不敢相信洋竟然會吻他,他呆嚇得不輕啊,此刻正邊喘氣邊睜大眼瞪著洋。 「娃娃。」洋輕聲地叫了一聲正在發愣的藍雲。 「洋哥哥?」藍雲被他一叫,一下子清醒了許多。 「你……你怎麼可以……吻我?」他還是不敢相信剛剛是真的。 「娃娃,我今天有事想跟你講。」洋不答反道。 他還沒反應過來,洋又道:「你是喜歡洋哥哥多一點呢還是喜歡海哥哥多一點?或者兩個都喜歡?」 「喜歡洋哥哥還是喜歡海哥哥多一點?」藍雲被洋弄得暈頭轉向。 「對。」 「洋哥哥跟海哥哥我都喜歡啊!」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他還是回答了。 得到他的回答後,洋沉默了一會兒。 藍雲莫名其妙,剛想問什麼事時,洋又講了一句讓他更無法理解的話。「那你永遠與我和海哥哥在一起可好?「 「洋哥哥,我當然很喜歡與你們永遠在一起了啊!洋哥哥又為什麼這樣問我?「他們三個現在起就可以在一起了,只要他們不再去美國的話。何況他們是朋友,朋友是一輩子的事耶!今天的洋哥哥真的好奇怪!而且,今天……海哥哥怎麼沒有一起來呢?以前都是一起來的啊。 「娃娃,只要你願意,其它的就不用問了。」洋笑著說,忍不住揉揉他的細發。 昨天晚上跟海談過之後,他終於知道了海也是喜歡娃娃的。但他不想讓自己與娃娃兩人開心而讓海一個人痛苦。所以,他昨晚不睡,想了很多,想來想去,終於想到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如果三個人在一起的話,那誰也不會痛苦了,不是嗎? 「可是……可是……」藍雲還想說些什麼,他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可是什麼?」洋問。 藍雲皺皺眉。「……海哥哥他……都不大理我呢。」 「海只是內向了一點。你放心,我會回去好好與他溝通一下的。只要你答應永遠與我們在一起就好。」 「……好吧。」藍雲點點頭,但眉頭仍皺在一起。是哪裡不對呢?卻又說不上來。 「太好了!」高興地將藍雲擁入懷中,在他的額上親了一下,又在他唇上輕輕一點。 「洋哥哥現在就去跟海說。你今天沒課吧,那多睡一會,晚上我和海一起來看你。「 『嗯。「 「乖。」又親了一下他的額,讓他躺好,拉好被子,揉揉他的發便依依不捨的走了。 藍雲躺在床上,滿肚子的疑問,但單純的他怎麼也想不到更深一層的,算了算了,先與周公再下盤棋吧,反正能與海哥哥和洋哥哥永遠在一起就行了。 帶著甜美的笑,他沉沉地睡去了。 *** *** *** 洋走到樓下,看到藍母在擦桌子。 「藍姨。」 「小洋,怎麼啦,是不是叫不醒娃娃?」 「不是,他有醒,不過我叫他再睡會兒。」 「娃娃就是貪睡。」 「藍姨,我有件事想跟你說。」希望她會答應,藍姨是個開明的母親,應該會答應。 「什麼事?」本來在擦桌子的藍母停下來對著洋。 「先去那邊做吧。」指了指客廳裡的沙。 「好。」好像是很重要的事哦。 兩人來到客廳,洋在藍母子的對面坐下。 「有什麼事?」 「藍姨,我跟海想讓你把娃娃交給我們,我也知道,這是有點過份,但是,我們很喜歡娃娃,希望你會答應。」 「交給你們?」 「是的。我們會一起好好照顧他的。」 「我答應。」藍母很爽地答應了下來。這反而讓洋驚訝地說不出話來。太乾脆了點了吧?? 「我知道,你一定會問我為什麼答應的這麼快??其實我一直很擔心娃娃,他太天真太純潔了。」藍母頓了頓。「就算以後結了婚,我想一定持續不了多久。娃娃是那種讓人照顧的人,不適合照顧別人,現在有你們兩個來照顧他,我就放心了。」兒子有人照顧,她這個做母親的也了了這個心事,管對方是男是女呢。 「我知道了。藍姨,我和海一定會好好的照顧好娃娃的,不讓他受一絲傷害。」他就知道藍姨會答應的,一切在意料之中,太順利了。 「不過,你們兩個可不要讓他太累哦。」想不到,她竟然會說出這句話,讓洋愣了好久才回過神來。不好意思地對藍母說:「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那就好。」藍母笑得很賊。 「既然這樣,我就先走了,藍姨,晚上我再和海一起來看娃娃。」再不走怕自己會很不好意思。 「好,晚上我就多做些菜,你們就一起來吃飯吧。」 「那就麻煩藍姨了。」 「怎麼會呢?反正以後你們可以都在這裡吃飯,要不娃娃會傷心的。」 「是,藍姨,那我先走了。」他人已在門外了。 「晚上見。」藍母站在門口看洋走了,心裡很高興兒子可以交給他們了,就算有什麼事她也可以放心了。 **** ***** ******** 洋覺得今天真是一個好日子,什麼事都這麼順利,心情好得不得了,準備回家後馬上跟海說這個好消息。 一到家,門都沒敲就已經大聲地叫著:「海,我有一個好消息要跟你說!」 門開了,只見海一臉睡眠不足地立在門口。 「先進去再說。」洋推著海,神彩奕奕。 坐在少發上,海抱著抱枕,微微地打著呵欠。海也只有在睡眼惺忪之隙才會這麼可愛。洋偷偷笑在肚子裡。 「海,我想說的是……」洋賣了個關子。「是??去找娃娃了!」 海抬了一下眼皮。 怎麼反應才這麼一下!洋不禁不聲地說:「娃娃已經答應與我們永遠在一起了!」 海頓住呵欠,一下子清醒了過來,驚訝地盯著洋笑意深濃的臉。「你說……什麼?」 終於清醒了吧!洋來到海面前,搭著他的肩,神色嚴肅地說:「海,我知道你也喜歡娃娃後,不能說不震驚,但是,我不想讓你痛苦!因為我們是雙胞胎,本來就是一體的,我們的情感是連在一起的,所以……我想讓我們一起去呵護娃娃!」 海僵直了身子。「洋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海,我是認真的!我昨晚想了很多,我不想讓我們三個人中的任何一個痛苦,所以選擇三個人在一起是最好的辦法!而且,娃娃自己也答應了呢!」 海簡直無法消化洋的話。三個人……永遠在一起??這種事,想都沒想過,洋怎麼會……想到的? 「娃娃還說了……」洋附在他耳邊說,「他也喜歡海哦!與喜歡我是一樣多的!」 「洋?!」海抱緊抱枕。 「所以,海,你也不用這麼痛苦了!我就說娃娃也是喜歡你的嘛!在娃娃面前,你也不用裝得那麼酷了!」洋笑得很得意。看來,他想的辦法真不錯!他就知道自己是天下最聰明的人! 海靜靜地點點頭,然後,他慢慢地笑了。 既然連洋都不介意了,那他又在多想些什麼? 「太好了!」洋看到海點頭,高興地撲上前想抱他,口中還不忘說道:「我們今晚就去找娃娃!」 海急忙躲開洋的熱情,不禁中,嘴角揚得很高。 ***** ********* ******** 晚上一到,洋迫不急待地拉海到藍雲家裡。 藍母早已做好了一頓豐盛的晚餐。 晚飯後,海和洋便拉著藍雲進房間裡,藍母看著,怎麼就覺得那三個人進房時的樣子像兩隻大灰狼誘一隻小兔子進狼窩,而那隻小兔子還是她的寶貝兒子耶! 房間裡,藍雲坐在床上,海和洋分別坐在他的兩邊,他望望海又望望洋。 「洋哥哥,海哥哥,你們今晚好奇怪?「他嘟嚷。 「怎麼怪了?「洋揉他的細發。 「就是很怪嘛!」藍雲肯定的點頭,因為連海哥哥看他的眼神也怪怪地,平時都很……冷淡的,今天卻好壞灼熱! 「那是因為娃娃好可愛啊!」洋笑瞇瞇,對海道:「你說是不是,海?」 海笑著點點頭,附首親了一下藍雲的頰。 藍雲一愣。「海……海哥哥……你你怎麼也……」早上莫名其妙地被洋哥哥親了好幾下,晚上,海哥哥竟也親他呢! 「我怎樣?」海輕問。 「呃?」 「娃娃,你不是答應與我們永遠在一起嗎?」洋抱住了他,以指梳他的細發,海同時從背後擁住他,並不時的在他耳邊呵著熱氣。 「是有答應啦!可是……」藍雲心突然跳得很快,洋哥哥和海哥哥怎麼這樣抱著他?他都沒空氣了啦! 「既然如此,說出去的話可不能反悔哦!」洋低頭就封住他的小口。 「唔??」藍雲睜大了眼,可想不到脖子邊一陣濕熱與溫暖,海竟然在輕啄他的細脖子。他更驚訝了,全身發燙,口不禁張開,洋乘機將舌頭侵到他口中,並攝取他口中的甜蜜。 海也沒閒著,雙手靈巧地褪下藍雲的衣物,三兩下就將他剝個精光,雙唇留連在他細緻的肌膚上。 藍雲全身無力,連腦袋也無法思考了,他覺得自己不再是自己了,全身都輕飄飄的。 洋放開他,讓他微喘氣,藍雲想說什麼,口又很快的被封上了,但這次是被海封住的,他張開口,讓海的舌頭探進口內。海深深地吻他,他已經渴望他很久了,早想嘗嘗他的甜蜜了。 洋吻著他的脖子,一路下來,來到他的小腹上,藍雲全身顫抖。 「唔~~~~」 海放開藍雲的口,改吻他的手指,一根一根地輕啃。藍雲直喘氣,更是無力。 「洋哥哥……海哥哥你們……」他上身躺在海懷中,兩腿早被海撐開,而洋跪坐在他兩腿間,吻著他的粉紅的蓓蕾,手更握住了他滾燙的熱源。 「啊!」藍運送輕呼,「不可以??」 反駁的話成了呢喃。洋笑得邪。 海的手指遊走到他的股間,伸出手指輕輕探入他的秘穴。 「啊……不要??「好痛!海哥哥和洋哥哥在做什麼! 海吻上他的唇。「娃娃,不要怕,海哥哥和洋哥哥不會傷害你的。你是我們永遠的小情人。」 「啊?」永遠的小情人?藍雲腦中一片空白!此時洋一口含住他的慾望,他一震。 「洋哥哥你……」我們永遠在一起可好?藍雲此時才想到這話的真正意思。 「啊??你們??」他扭著身,想反抗,但這樣一動更是煽情。 海從後面進入他,吻著他的小唇兒,輕喃。 「娃娃,讓我們三個人永遠在一起吧!」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